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自杀游戏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空空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自杀游戏】

四毛自杀了,就在一个炎热的下午那么想不开的自杀了。真奇怪,他这么一个开朗地过分,还略带一些神经质的人为何走绝路?世俗的人眼里,唯有日子沧桑到了尽头,还是负债累累的人才会吃老鼠药;众人的心里,还认为情断了,没有续缘泪水枯竭也会一条素娟了却残生;大家的脑海里,都种植了一些举目无亲的重病缠身的人,他们也会扑通一声跳入忘川河去轮回。四毛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吃穿不用愁,时常一个人唱着,我的未来不是的歌,逍遥快活。他是一个的单身,快乐得让许多无聊的人羡慕,羡慕他没有的压力,快乐,羡慕他那不老的容颜。都将近在人世间度过了五十个秋了,还是一副二十来岁的模样,怪物一个,奇葩一个。这样的奇葩为何选择不归路呢?

四毛出事的那个下午,在四毛的家里有一群小,没有一个大人。大门虚掩着,不让强烈的光芒照射进来,还有不让多事的大人们进来,所有的不安全因素都屏蔽在外,就连风都钻不进。四毛的家座落在一个大院子里,偌大的院子种了几棵桃树,橘子树,枣树。桃子早已经吃光了,零星着一些枣子在树枝上的活着,大多数的枣子都进入了孩子们的肚腹里,谈不上果腹,实在是为了消遣。如今的世道吃穿不用瞅,吃都是为了消遣的。孩子们时常找大人们消遣,大人们也会找小孩子消遣。当然消遣和被消遣的大人是一个嘻嘻哈哈长不大的小孩啦。

屋子里,小孩子们和四毛在消遣呢!不知道消遣的内容会是什么。昨天他们还扮演小丑做着互相吓人的游癫痫病最新治疗技术戏,今天他们不想重复昨天的游戏,来一个刺激一点的,岂不是更好?

四毛决定来一个刺激无比的游戏,他是一个大胆冒险的人,脑袋里总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现。

只见四毛拿出一条长长的布匹凝成的带子,借着高高的楼梯一步一步地接近了房梁,将带子一头伸过房梁一头依然握在了手里。那带子的另一头缓缓的垂下来,四毛握着这一头满满地从楼梯上下来,眼睛里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小孩们都好奇地望着四毛,眉毛都凝成了一个个大大的问号,这个四毛今天究竟搞什么鬼啊?( 网:www.sanwen.net )

“四毛,你想干什么?莫非是想不开啊?上吊!”大胖头忽然冒出了一句。

“是啊!”

“是啊!”

“是啊!”

大家七嘴八舌起来,有兴奋的,有感觉恐怖的,还有说不出什么感觉的在哪儿伸头缩颈做着被吊脖子的样子,咔咔地咳嗽,引来大家的哄堂大笑。

“嘘——”四毛赶紧做手势示意大家安静,神秘地样子在告诫大家如此好玩的游戏若被其余的大人知道了,游戏是进行不了的。什么是神秘?这就是神秘。神秘的游戏也只有勇士们才有资格加入,而那些自以为聪明的凡人是不可以贸然进入。他们不但不会进入,还会横加指责,恶意阻扰。所以四毛才会选择的北京有哪家冶疗癫痫的好医院家里,将家门虚掩,让游戏隐藏了起来。

小孩们会意地一笑,不再言语,连呼吸都轻轻的唯恐将消息传送了出去,他们期待着十分惊讶的节目出现。

“孩子们!你们真听话,不要说话啊!下面我们要进行一次大胆的冒险活动——假上吊,有没有勇者先来。”四毛将手里的带子放下,尔后又找来一条高高的凳子,自己站在了上面将带子灵活地打了一个节。双手握着节用力拽了拽,发觉还是比较牢固的。

孩子们不说话,谁都不敢去假上吊,那是玩命的事儿,连小孩子都不是白痴。眼神彼此环视了一周,看看有没有傻帽去奔赴如此危险的境地将断送。

“呵!我就知道孩子们不敢的,这样的任务当然是由我来胜任了。当然在游戏进行之前,我必须要事先说明清楚,否则我将一命呜呼的玩完。”四毛装出一副被吊死的样子,舌头伸出老长,眼睛泛白,口角流涎。

孩子们笑的前俯后仰,对着四毛的滑稽的样子指手画脚,窃窃私语,四毛就是这么一个人,是一个十足的表演家,也是一个幽默家,他的出口腔调都是那么耐人寻味,什么今天会下吗?明天会落吗?等等。

“孩子们别笑了,再笑,我就不玩了。”四毛一本正经起来,孩子们止住了笑望着表演者。

“你们听着啊!待会儿我会将我的脖子放进这个环扣里,让它套出,接着你们就将带子朝后拉住,拉直记着要五个男孩子一同使劲将我吊在半空中,不能松懈。这样的上吊样子才会很逼真的。北京癫痫正规医院”四毛指挥着。

“那样你会真得死的。”一个梳了辫子的说道,他大概有十三岁,很懂这个理的。

“这个,这个是最大的关键,记住当我喘不过起来,手脚乱挥,眼睛泛白,你们一定要松手将我放下来,知道吗?”四毛的嗓门忽然大了起来,心里嘎登地跳了几下,感觉到了一丝丝冰凉从脚上莫名地延伸而上,如同死神的镰刀在传递冰冷。四毛定了定神,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他将脖子缓缓的伸进了环扣,套牢了。

“好了,孩子们开始了。”四毛下命令。

孩子们顿时来了劲,五个小孩的力量拧在一起那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四毛顿时升空而起,如那冉冉上升的国旗一样,更像是阿兹卡班里的魂灵披着斗篷毫无重量的飞。好大的力量。

四毛在脖子被卡住上升的那一刹那,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脖子里的喉骨火辣辣地疼,接着就是吧嗒一声断裂开来的声音,氧气瞬间被堵住了无法从鼻孔里流入,就像是一座山忽然倒下砸断了一条小河似的。他的肺部缺氧引起了一阵恐慌,所以双手开始拼命地抓扰,向下面的孩子们传送一个信息:放手,快放手,我要死了。这个信息很快的传达了出去,咫尺之遥,然孩子们对他传达的信息置若罔闻,依然使劲拉着那条索命的带子不放。为何会这样?其实孩子们对四毛传递的信息误解了,四毛的手根本抬不起来,只是象征性地动了几下,就没有动。孩子们就认为是加油呢!

四毛的脑袋轰隆隆作响,肺部就像要爆炸了一样,里面的中医治疗癫痫病的处方二氧化碳吐不出来,外面的样子也进不来。丝丝缕缕的如山中的浓雾袅袅升起,瞬间笼罩了整个世界,他的脑袋里都是这样的气体,身体里是山洪爆发般的难受,眼睛逐渐模糊起来。他感觉到了末日的来临,就是自己的脚底下的孩子们的双手造成的,为何这些孩子这么不听话,为何不放手呢!他要做最后的挣扎,全身的力量呼啦啦都上涌,全身一阵痉挛,肌肉都爆发了力量,眼睛泛白,嘴角流出一滴滴的涎水出来。思维逐渐模糊。或许,孩子们一定知道了这个信息了,一定会在关键时刻松手,让他在鬼门关前止步了,如果能活过来,以后一定不会做如此危险的游戏的。他身子飘摇着思维进入了黑暗的流里,失去了知觉。

孩子们依然没有松手,他们发觉了四毛开始有点儿挣扎的动静,渐渐的失去了挣扎,莫非睡着了?孩子们依然没有松手。

“快松手,四毛叔叔有危险了。快。”那个扎辫子的女孩子大声命令。

没有谁松手,他们感觉好玩呢!“不松手,四毛还没有发出松手的命令呢!他睡着了吧!呵呵呵呵…..”

他们拼命的拉着,拉的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感觉四毛是一个很重的家伙。

“我回去叫大人!我去!”女孩子跑出去了。

“我们放了!”男孩子们一齐松手,咚的一下将四毛扔了下来,如同一个木桩子一样的四毛。

四毛最终没有醒过来,他哪里醒的过来。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