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谁给咱下跪百姓

时间2021-07-09 来源:空空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两年前,小莉在一个垃圾堆里捡回一条流浪狗。这狗一身乌黑的毛,额头上却有一撮十分醒目的白毛,小莉就给它起名叫“一点白”。小莉的男朋友是做生意的,三天两头出远门,小莉又不爱交际,就整天呆在别墅里,跟“一点白”一起看电视,或者带它到街上转悠。

  近来全城打狗,小莉不敢带它到街上去了。好在别墅旁边有不少正在施工的楼房,小莉只能带它到工地上散心。这天,小莉又带着“一点白”来到附近工地,解开它脖子上的绳索,让它撒野去了。她自己则站在工地上等待。正胡乱张望着,忽然一阵凄惨的狗叫声传了过来,小莉跑过去一看,呆住了,原来一个五大三粗、一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正拿着一条木棍,没头没脑地朝“一点白”乱抡,“一点白”被打得呜呜直叫。

  小莉冲上去拉住了络腮胡,一问才知道,原来络腮胡刚才想到砖堆旁边去撒尿,没注意到“一点白”也在那里撒尿,结果一不留神踩中它的脚,“一点白”就咬了他一口。

  小莉护住“一点白”,对男子说对不起。络腮胡脖子一梗,说:“一声对不起就完了?”小莉掏出五百块钱,说打狂犬疫苗花一百二,剩下的算是给他的补偿。

  络腮胡点了一支烟,吐了几口,这才慢悠悠地掏出一沓钞票,在手掌上拍了拍说:“你以为就你有钱?你以为有钱就是皇帝?我找一条狗来咬你两口,然后给你一千块,你干不干? ”

  小莉一听傻了。

  络腮胡这下笑了,说:“这就得了呗!你要么让这狗给我下跪,要么让我把这狗打死。反正现在全市打狗,你的狗还咬了我,我把它打死了,你告到天上去我也不怕!”

山东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看着眼泪汪汪的“一点白”,小莉心疼得不行,可除了让络腮胡把狗打死,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小莉正左右为难,忽然身后被人捅了捅腰,回头一看,是个模样憨厚的民工。民工附在她耳边,说他有办法让狗给络腮胡下跪,不过在出手之前先得谈条件。

  能叫狗给人下跪?难道你能通狗语不成?可小莉瞪大眼看了半天,这民工也是一个头,两只手,二条腿,衣服的脖领子上脏得冒黑光,怎么看也不像个有特异功能的人呀!可看他那样子,一脸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心想就死马当活马医,信他一回吧!就叫络腮胡等一会,抱起“一点白”跟民工走到二十米开外的一个拐角。民工说他叫吴老五,又叫小莉把狗放到地上。小莉犹豫着刚把狗放到地上,吴老五忽然大喝一声:“跪下”。

  真是奇了怪了,随着这声吆喝,“一点白”竟然两只前脚一弯,迅速趴在地上,脑袋耷拉,眼帘低垂,还真像极了人下跪谢罪的动作。小莉看得目瞪口呆。吴老五笑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帮你救了这狗的命,你怎么也得给我点报酬!”

  反正男朋友有的是钱。只要能救回“一点白”的命,就算给他五千块小莉都舍得。可小莉心想他肯定会再还价的,所以就说五百,没想到吴老五一听高兴得眉开眼笑,生怕她反悔似地连忙说:“好,好,就五百!你等着瞧,你等着瞧!”

  两人回到络腮胡的身边,吴老五对络腮胡说他跟小莉是熟人,小莉的事就是他吴老五的事了,又得意洋洋地说:“你看着吧,我现在就叫她的狗给你下跪!”

  络腮胡一听,也瞪大了眼看。

  吴老五看络腮胡的眼神,知道他不相武汉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信了,也不多说,叫小莉把“一点白”放到地上,上前抚摸了一下“一点白”,指指络腮胡,对它大喊:“给他跪下!”

  可这下不光小莉傻眼,吴老五也冒汗了。你猜怎么着?这“一点白”它不下跪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刚才不是跪得好好的吗?难道这狗也记仇,被络腮胡打过,就不给他下跪了吗?吴老五又接连大喊了几声,可“一点白”还是愣愣地呆在原地,一会儿回头看看吴老五,一会儿看看络腮胡,无动于衷。

  络腮胡看这阵势,愣了一阵,忽然哈哈大笑,说:“我还以为你真有什么能耐呢!畜牲就是是畜牲,怎么会给人下跪呢?你就别喊了!你让我三棍子把它打死得了,早死早投胎,说不定来生能投个人胎,到时也许能听懂你的话!”

  络腮胡说完,举棍又要打。吴老五猛然间想起来了,三下五除二脱下身上的衣服,递给络腮胡,说:“我想起来了!这狗不是不会下跪,只是你得先把我这衣服穿上!你一穿上,它保准马上给你下跪了!”

  络腮胡扇了扇鼻子,说:“你要我穿这衣服?你是说我穿上这衣服这狗就给我下跪了?”

  吴老五斩钉截铁说:“是的,你穿上之后我叫它下跪它就下跪了,我叫它跪多少次它就跪多少次!你不相信?”

  络腮胡心想,一只吃屎喝尿的畜牲,干嘛对我穿着这样体面的人它不下跪,反而穿上你这样一身臭汗的衣服它就下跪了呢?这不明摆着贵贱不分,把叫化子当爷看了嘛!我干嘛要听你的!想想就大笑起来,说:“我相信!我相信!可是就凭这一点,我就决不穿你这衣服!”

  络腮胡说完,再合肥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比较好?也不管小莉和吴老五,抡起棍子就朝“一点白”打下去。“一点白”一闪身逃开了,络腮胡说声看你往哪里跑,就追了上去,没想到踩到了颗卵石,脚下一滑,摔进了刚拌了水泥石灰的灰浆池里,不但满身泥水,连头发都成了一缕缕的泥线。此时,工地上的民工们早都围过来,看见络腮胡这样子,都哄然大笑起来。

  吴老五一看这情景,也乐得合不拢嘴,赶紧朝“一点白”大喊了一声“回来”,“一点白”一颠一颠地跑回来了,他又指着刚从灰浆池里爬起来的络腮胡,对“一点白”大喊了一声“跪下”,没想到,这下“一点白”竟然马上扑地给络腮胡跪下了。众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小莉生怕络腮胡再生事端,等“一点白”跪了约半分钟,赶紧上前把它抱在怀里。络腮胡对小莉笑了笑,说:“你怕我又打你的狗是不是?你别担心!我既然说过了它只要给我下跪了就饶它狗命,它现在做到了,我肯定不会再打它的!不过,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这狗非得等我摔成这样才给我下跪呢?”

  小莉当然不知道这其中蹊跷,指指吴老五,说:“你问他!”

  “其实这道理很简单,因为我曾经是这狗的主人!”

  吴老五憨憨地笑了笑,接着说。原来,几年前,吴老五去一个姓钱的老板家里讨工钱,每次去钱老板都不在,只有一只狗朝他呲牙咧嘴狂叫,瞪着红眼要扑上来咬他。钱老板欺负自己也就罢了,你这狗也来欺负俺这老实人!起初吴老五这么一想就很生气,每次离开时都砸它几砖头,可后来一天再去时,发现这狗躺在门口,一动不动。吴老五心想你没给我钱,我把这死狗拖回去吃一餐狗肉也没什么不对的,就把这狗拖回工地,没想这狗安徽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家比较好原来只是饿昏了,到了工地,闻到锅里的粥香,猛然间就跳了起来,把半锅粥吃了个精光,而吃饱了之后,竟然摇头摆尾地围着吴老五蹭来蹭去。显然这狗被他救了命,就把他当成新主人了。

  吴老五又气又好笑,想想又不杀狗了,给这狗起了个名叫“钱老板”,每天给它喂些残汤剩饭,有空了就训它给人下跪。

  这“钱老板”不久就跪得像模像样了。可是后来因为工地上的老板见这狗养得肥了,就想杀了吃狗肉。吴老五看它这么有灵性,不忍心,就蒙上它的双眼,带出去扔在街上,让它四处流浪。

  “没想到今天又在这里碰上它!它碰上这位小姐,算它撞上大运了!”吴老五说。

  可它为什么非得等我摔成这样才给我下跪呢?络腮胡还是不解。

  “我原来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后来我明白了,这是因为我让它跪过的人,都是工地上的民工,一个个都又黑又瘦,浑身汗臭,破衣烂衫的,像你这样穿得干干净净、又白又胖的老板,它还没有跪过一个。久而久之,它就认为只有像我这样的民工才能下跪,而后来你摔跤了,看起来跟咱们民工没什么区别,所以它又给你下跪了!”

  原来如此!络腮胡听了直叫不可思议,摇摇头走开了。小莉给了吴老五五百块钱,刚要走开,忽然民工们呼啦一声把她围住了,掏出皱巴巴的一块两块面值的钞票,纷纷说:“你别走!我们跟吴老五一样,在这城里打工,累死累活不说,到头来工资没到手,还常常被老板骂,更别说有谁给我们下跪过了!你让这狗给我们跪一跪,我们给你钱,行不行?”

  小莉一听懵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管道的纪实
  • 下一篇:朱砂骨长篇鬼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