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人世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原文翻译与赏析诗词名句

时间2021-07-09 来源:空空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原文】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巾。


【译文】

  人间世事不停地交替变换,一代接一代永远今来古往。

  江山保留着历代有名胜迹,而今我们又重新登临观赏。

  冬末水位降低了渔塘很浅,天寒云梦泽更加深湛浩荡。

  羊祜堕泪碑依然巍峨矗立,读罢碑文泪沾襟无限感伤。


【赏析一】

  诗意在吊古感今,开首二句揭题。第三句的“江山胜迹”照应“人事代谢”;第四句的“我辈登临”照应“往来古今”极为粘合;五、六两句写登临所见;最后二句扣实,真有“千里来龙,到此结穴”之妙。

  诗的前半具有一定的哲理性,后半描写景物,富有形象,充满激情。语言通俗易懂,感情真挚动人。


【赏析二】

  这首诗是作者借登岘山凭吊羊祜抒发自己的郁积和愤慨。作者入京求仕不遇,心情一直苦闷。

  他登上岘山,想到羊祜当年的心境,想起羊祜说过的“登此山者多矣,皆烟灭无闻”的话,联想到自己的处境,空有抱负却不得施展。“烟灭无闻”正是对自己遭遇的写照,触景生情,备感悲伤,不禁潸然泪下。全诗借古抒怀,把深沉的感慨隐藏在平淡的描绘之中。体现了孟浩然诗歌古澹清远的风格。


【赏析三】

  孟浩然在这首诗中,因有感于自己的沉沦不遇,通过对前贤的缅怀,发出了深沉的历史叹息,令人低回不已。

  本诗在结构上很独特,开篇即发议论,而且连发四句。诗的起联,发调感慨,它在笼罩古今的豪情和笔力,既写出了无限的伤感情绪,也包含着积极的癫痫病大发作怎么办用世思想。当诗人登岘山,纵目远眺,一片萧瑟,遥想当年羊祜所抒发的慨叹,不又成为自己的憾事了吗?思绪悠悠,心事重重。所谓“往来成古今”,是说日月沧桑,一往一来,即成古今,深感人生短促。就是羊祜所建立的功业,也已是历史的陈迹了。更何况我辈如此萧条寂寞,能不“湮没无闻”?这叹息是何等的深沉。所以接着的第二联是说,羊祷当年镇守襄最,很得人民爱戴,尚且忧虑时过境迁,身后寂寞无闻,登山而兴感慨。我们复来登临,未能著名于后,能不感慨唏嘘。在这深沉的叹息中,强烈的反映了诗人建功立业的思想,却又凄然伤感。因此,诗的第三联中,以景写情,即寓有凄清冷落之意。天寒水浅,荒凉的鱼梁洲露了出来;云梦泽也已干涸,一望无边,多么空旷、肃杀。万木萧蔬,四野寂寥,指拭后人为纪念羊祜而立的碑石,细细读罢,那深挚的语言,哪能不催人潸然泪下,沾湿衣襟。这就是末联的诗意,它在伤悼古代贤明政治家的同时,也是为自己不能象羊祜那样建立功业而悲哀。因此,这就不是一般的所谓人生的悲哀,而是苦于不能有所作为的忧伤,这正是对历史的一种责任感,是有积极意义的。

  这首诗写得极为平淡自然,但意蕴丰厚,韵致深婉,体现了孟浩然诗古澹清远的风格。这首登临吊古之作,浑然天成,颇受后人的推崇。


【赏析四】

  这是一首触景伤情的感怀之作。岘山是襄阳名胜,孟浩然于此吊古伤今,感念自己的身世,再度抒发了感时伤怀的这一古老主题。首联“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是一个平凡的真理。大至朝代更替,小至一家兴衰,以及人们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人事总是在不停止地变化着,没有谁没有感觉到。人类社会总是在发展变化着,长江后浪催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不可逆转的自然法则。过去的一切都已不存,今天的一切很快又会成为过去,古往今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寒来暑往,春去秋来,时光永在无情地流逝。首联开篇议论。流露出诗人的心事茫茫、无限惆怅,饱含着深深的沧桑之感。颔联紧承首联。“北京军海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江山留胜迹”是承“古”字,“我辈复登临”是承“今”字。“胜迹”,是指山上的羊公碑和山下的鱼梁洲等。作者的伤感情绪,便是来自今日的登临。登临岘山,首先看到的就是羊祜庙和堕泪碑。羊祜镇守襄阳颇有政绩,深得民心,他死后,襄阳人民怀念他,在岘山立庙树碑,“望其碑者莫不流泪,杜预因名为‘堕泪碑’。”诗人望碑而感慨万分,想到了前人的留芳千古,也想到了自己的默默无闻,不免黯然伤情。颈联写登山所见。登山远望,水落石出,草木凋零,一片萧条景象。作者抓住了当时当地所特有的景物,提炼出来,既能表现出时序为严冬,又烘托了作者心情的伤感。“浅”指水,由于“水落”,鱼梁洲更多地呈露出水面,故称“浅”。看到鱼梁洲,自然会联想到曾与司马徽、诸葛亮为友,数次拒绝刘表延请的隐士高贤庞德公。“深”指更远处,一望无际、辽阔广远的云梦泽展现在眼前。天寒水清,冷气阴森,更感湖泊之“深”。古代“云梦”并称,在湖北省的大江南、北,江南为“梦泽”,江北为“云泽”,后来大部淤积成陆地,今洪湖、梁子湖等数十湖泊,皆为云梦遗迹。在岘山看不到梦泽,这里是用来借指一般湖泊和沼泽地。这两句诗写的是一种萧条荒落的情调,用来陪衬上下文。诗人登临岘山,深秋的凋零,不能不使他有“人生几何”,“去日苦多”,眨眼又是一年过去,空怀才华却无处施展的慨叹。尾联将题目中“岘山”二字扣实。“羊公碑尚在”,一个“尚”字,十分有力,蕴含了诗人极其复杂的情感。羊祜镇守襄阳,是在晋初,而孟浩然写这首诗却在盛唐,中隔四百余年,朝代的更替,人事的变迁,是非常巨大的。然而羊公碑却还屹立在岘首山上,令人敬仰。与此同时,又包含了作者伤感的情绪。四百多年前的羊祜为国效力,也为人民做了一些好事,是以名垂千古,与山俱传;想到自己仍为“布衣”,无所作为,死后难免湮没无闻,这和“尚在”的羊公碑,两相对比,自伤不能如羊公那样遗爱人间,与江山同不朽,因之就不免“读罢泪沾襟”了。

  纵观全诗,这是一首触景伤情的感怀之作。这首诗感情真挚,平淡中见深远。该诗前两联具有一定的哲理性,诗的前四句,就是概括羊祜的话。“人事”,白银癫痫哪个医生好人物及其事迹,是有新陈代谢的。一代的人去了,一代的人接上了。这就成为古今。山水今天依然是一个名胜,却轮到我们这一代人来游玩。后两联既描绘了景物,富有形象,又饱含了作者的激情,使得它成为诗人之诗而不是哲人之诗。“湮灭无闻”正是对诗人自己遭遇的真实写照,触景生情,倍感悲伤,不禁潸然下泪。想到自己空有抱负,不觉分外悲伤,泪湿衣襟。全诗感生命之短促,表达怀才不遇之悲伤。同时,语言通俗易懂,感情真挚动人,以平淡深远见长。清沈德潜评孟浩然诗词:“从静悟中得之,故语淡而味终不薄。”这首诗的确有如此情趣。


【赏析五】

  读罢这首诗,我也想大哭一场,为孟浩然而哭,为自己而哭。

  叶嘉莹先生评说孟浩然的时候将他与王维对举起来,说孟浩然“仕隐两失”,而王维则“仕隐两得”。这是一个大致的比较。其实孟浩然在四十岁求取功名之前,隐得也还是比较自在惬意的,连狂人李白都赞叹他“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青年孟浩然对公家的车辆和制服毫无兴趣,宛若仙人长卧松畔云端。清高如此,洁净如此。做官的确要承担太多的风险,第一是失去自由,一切行动听指挥,第二可能会沾染上阿谀奉承的习气,由方正变得圆滑,赤子之心便不复存在。以自由和人格作为成本来交换或是牺牲,代价太过昂贵。因此,自古士人中就有那么一拨,视官如坟,独善其身。

  但从这首诗的最后两句,我们发现孟浩然哭了,而且更多的是自伤老大。面对纪念西晋名将羊祜的碑石,仿佛听到羊祜当年登山时说与众人的“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者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伤悲”,便自然联想起自己一生无所作为,自己不幸被羊祜说中,怎能不泪如雨下?

  孟浩然一共活了52岁,这是他晚年的作品,沧桑沉厚,已经彻底洗去了农家生活的闲趣和道家生活的高逸。晚年的孟浩然脊背生疮,而且久治不愈,睡觉都不得安身。后来我们知道他就因为好友王昌龄来做客大吃了一顿河鲜病发而死的。我不知道写这首诗的时候他的身体怎么样,但是根据他的身世可以长沙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应该怎么选择判断他晚景凄凉。三十岁前他衣食无忧,隐得潇洒,文才风流,有很多的知己。大概中年遭遇了什么变故,家境从小康陡然走向糟糠,老母贫弱,让这个整天追求诗意的文人直接面对生存的危机。于是他进京赶考,尽管诗名远播,朝中也有王维、张九龄等欣赏自己才华的朋友,但还是因为“不才明主弃”得罪了玄宗,两次落榜,被迫返乡。其间虽偶然被罢了相位的张九龄召为幕僚,但很快张九龄去世,自己的衣食还是没有着落。话到沧桑语始工,这样的情势一定会酿造出伟大的作品。于是才会有这首《与诸子登岘山》,至于所谓的“过故人庄”“宿建德江”“春晓”等,好自然也好,但是谈不上如此伟大。

  一首诗好就好在整体意思好局部表达也好两个方面。这首诗的起句不凡,“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毫无修饰,直接表态,不仅写出了个体生命的悲哀,而且写出世道沧桑循环的哲理。像花儿一样,一开一谢,像足迹一样,一来一往,就成了古与今、生与死的界限。第三句“江山留胜迹”承“古”,第四句“我辈复登临”承“今”,结合起来,隐约含有历史是需要后人不断见证之意,而诗人自己又能留下什么让后人见证呢?这也为结句张本。颈联写景,前实后虚,秋水萧条,鱼梁洲更见其阔,此印证题目中“登”字,为俯视所见;因为天气转冷,远方的梦泽一片苍茫,这是心境的折射,寓年老而功业未建之慨叹。因此结句水到渠成,眼泪也就成了最形象化的悲伤。

  四十岁,是人生历程中了一个重要节点。孔子说:“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可畏也矣。” 杜甫在四十岁的除夕就写过“四十明朝过,飞腾暮景斜。”一个人到了四五十岁还默默无闻,不为世人称道,也真的就是“草野之无闻者”了,这辈子也就算白过了。当然,儒家倡导的“闻”自然是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不是吸引人的眼球。孟浩然是不是因为预感到自己生命的落空才出来求仕,而求仕未果却又增加了他的失望和悲伤,甚至连之前闲隐的高洁也打了折扣。但是正是有了这样的曲折,孟浩然才成为真正的孟浩然,而不尽是文学史习惯称谓的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诗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