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相声剧本 搞笑文学小说www.hlmsw.cn,催眠术zero kamma 1

时间2021-04-05 来源:空空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找地名》

甲:人来的不少啊

乙:唉,今儿都坐满了

甲: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旁边的这位,我哥们,拜把子兄弟,要说这兄弟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鸟!

乙:说嘛呢?说嘛呢、谁不是什么好鸟啊?

甲:你是好鸟

乙:哎!嗯?有这么说话的吗?

甲:我没说你,就打这么一个比方

乙:没这么比的

甲: 人家都说嘛,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炉香

乙:哎,是有这么说的

甲:像桃园三结义,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儿,一个头磕地上了,跟亲兄弟似的,回头儿,兄弟三人保唐僧西天取经去了。

乙:哪儿呀这是,不对奥

甲:《红楼梦》上写着呢

乙:不对呀!好像是《水浒》上写的

甲: 唉?瞧着没,有一个比我还傻的呢

乙:好嘛,你知道啊!

甲: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市非著名相生表演艺术家

乙:不敢当

甲:老张(蟑)

乙:老蟑啊!我是虫子啊,姓张

甲:对……姓张,弓,长,张

来自咱门新加坡乌鲁木齐的

乙:你说我是外星人得了,有那地方吗?

甲:老人家了不得啊,

乙:我招你惹你了

甲:相声说的好啊!

乙:你过奖了

甲:在相声界表演演的最好,在表演届相声说的最棒

乙: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甲:我们爷俩儿首次到南昌演出…

乙: 您等会儿,什么叫“我们爷俩”?

甲:哦,小时候我们两玩“过家家”,你老爱当大少爷,我长得老相,你为了遭进我,管我叫父亲

乙:哦!合着我就这么遭进你呀?

痫癫病的早期症状>甲:开玩笑……有一段时间没和大伙儿见面了,我想死你们了

乙:他也学会了,您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呀?

甲:我最近去了一趟我姨家

乙:你姨?谁啊?没听你说过啊?

甲:夏威夷

乙:这怎么还是个地名呢

甲:以后你听的全是地名

乙:喝儿,好嘛

那你姨家有几口人呢?

甲:不多就五口人。一个夏威夷(姨),一个阿拉伯,还有三个女儿:芬兰.波兰.荷兰

乙:喝儿,都聚他们家去了,那不挤的上吗?

甲:不挤,家大呀!

乙:这得多大家能装下啊?

甲:马达加斯加(家)

乙:好嘛,这家可够大的了

甲:哎呦,你可不知道啊,去的时候把我给累的跟什么似的

乙:怎么回事呀?

甲; 我不认识路啊

乙:你不认识路怎么去得呀?

甲:骑马

乙:啊?那得什么马能够你这么骑得啊?

甲:奥巴马

乙:美国总统都敢骑啊?胆儿可真肥!

甲:这两条腿跑的快啊,以每小时三千公里的时速,嗖…从太平洋就飞到太平间了.....

乙:是够快的,你小心飞不回来

甲:跑了一年多了,到了一个地上儿---死海

乙:好嘛,你看他专往阎王爷那去了

甲: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

乙:这怎么过去啊?

甲:我也正郁闷呢,哎,从远处来了一艘船

乙:什么船呢?

甲:吐鲁番(帆)

乙:还是一艘帆船

甲:我是翻山越岭,排山倒海,腾云驾雾,李宁一切皆有可能,总算到了一个村子了

乙:什么村子啊?

癫痫病的危害是不是很严重甲:柬埔寨

乙:到那儿去啦

甲:村子里最豪华的那幢房子就是我姨家

乙:哦,有钱,什么房子啊?这么气派

甲:缅甸(殿)

乙:住皇宫里啊!

甲:我再仔细一看,这四周的景色好啊

乙:废话,住皇宫里能不好嘛,都有什么呀?

甲:左边一条黄河,右边一条长江,前边是酒泉,后边是一座阿尔卑斯山

乙:整个儿一个炮楼啊

甲:我再仔细瞅瞅,恩,没错,就这儿

乙:可不就这儿吗?全世界独一无二

乙:这得走多少里路啊? 甲:不多,新德里

乙:新德里呀!

甲:大老远儿,就看到我姨和我伯父一家八口在门口迎接我

乙:您等会儿,刚才您不说一家五口嘛?怎么又多三口人啊?

甲:女儿结婚了

乙:那也不能多三口人啊?

甲:三女儿一块结

乙:喝儿,结婚都一块结,那都嫁给谁了?

甲:墨西哥,摩纳哥,芝加哥

乙:好嘛这是,娶媳妇都一块娶

甲:他们用当地的欢迎仪式来迎接我,我阿拉伯吹着好望角,我夏威夷敲着开罗,我们一起唱着圣地亚哥

一进门就感觉不一样啊!

乙:有什么不一样啊?

甲:一看这门就不一般

乙:这门能有什么不一样?

甲:你知道这是什么造的吗?

乙:不知道

甲:澳门

乙:这能当门吗?

甲:在一进屋,地上金光闪闪

乙:怎么还金光闪闪呢?什么啊这都是?

甲:比利时

乙:比利时啊?

甲:上面还铺了一层巴基斯坦(毯)

乙:好家沧州儿童癫痫专业医院,这里靠谱伙儿够暖和的了

甲:在看一看墙,刷白刷白啊!

乙:那是人家干净

甲:哪儿呀,抹的全是安徽

乙:安徽抹这儿啦

甲:在一进客厅,屋里摆了一张方桌,桌子上摆了一个立陶宛

乙:立陶宛啊?真有钱

甲:碗里面还插着一枝攀枝花

乙:喝儿,够别致的了

甲:进屋一坐,我姨给我泡了一杯热腾腾的丹麦

乙:小心烫着你

甲:没事,里面还放着俩块冰岛呢

乙:冰岛啊?

甲:还没等喝完呢,又给我拿来了当地的特产

乙:还有特产,什么呀?

甲:刚果

乙:啊?那牙能受的了吗?

甲:仍俩个放进嘴里,就听咔蹦一声,西班牙就掉咯

乙:好嘛

甲:在摸一摸葡萄牙,也松动了

乙:你那是活该,赶快换点软的吧

甲:我姨一看,吃不了硬的,给弄点软的吧

乙:待遇还挺好

甲:去阿富汗给我弄了一筐巴黎(梨)

乙:你姨胆也够大的了

甲:哎呀,这黎巴嫩那!

乙:行了别嫩了

甲:吃的我这肚子是蒙古,蒙古啊

乙:蒙古啊?

甲:哎呦,到了晚上可就糟罪了

乙:怎么了?

甲:一趟一趟往厕所里跑,就安哥拉咯

乙:怎么讲?

甲:一泻千里

乙:好嘛,吃多了这是

甲:赶上儿,我去茅房去拉也门

乙:茅房也有门啊?

甲:废话,搓澡的还有副教授呢

乙:这都哪儿呀!

甲:这天呢,我就去拉也门,可怎么拉也拉杭州癫痫病医院那好不开

乙:这是为什么呢?

甲:一会儿,我阿拉伯出来了,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耐人寻味呀!

乙:他说什么啦?

甲:来,大侄,我们俩伦敦(轮蹲)

乙:蹲坑啊?

甲:没过几天,我这肚子也好了,就去后花园散步

乙:吃这么多天了,该活动一下了

甲:这花园里养了一些家禽,其中有一种鸡特厉害,没人敢惹

乙:什么鸡啊?怎么厉害?

甲:金融危机

乙:喝儿,是够厉害的,全世界都怕它,整不好就得翻船

甲:还不止这些呢,它的叫声更可怕

乙:怎么叫的啊?

甲:古巴,古巴……

乙:癞蛤蟆呀!

甲:我这姨家,旁边有个邻居,特热情,拉着我就让我去

乙:那就去吧,别客气了

甲:我不敢,你知道他是谁吗?

乙:谁呀?

甲:伊拉克

乙:还是别去了,那可危险

甲:一晃儿,半年了

乙:喝儿,真能呆呀

甲:该回家了

乙:早该回家了!

甲:临走的时候我姨一家送我一个礼物

乙:送的什么礼呀?

甲:十三开门的凯迪拉克

乙:火车啊!

甲:这车有个好名

乙:什么名啊?

甲:哥伦比亚号

乙:航天飞机

甲:我骑上去,踩个油门就飞回来了,这车呀,冒了一堆黑烟出来,遮了半个南昌城,那交警指着我的车直喊

乙:他喊什么呀?

甲:孙长老,收了神通吧!

乙:这都什么呀!

(完)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