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米兰(第三章)文学小说www.hlmsw.cn,总裁酷帅狂霸拽txt

时间2021-04-05 来源:空空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天刚蒙蒙亮,米贵林与老伴就起来了,他们各自洗了“乌苏里”,“班达”(礼拜中的晨礼)时间就到了。晨礼是穆斯林以记念安拉的一天生活的开始,夫妻俩面向克尔白(麦加),虔诚地举意到:我举意因为主,虔诚地为安拉做两拜晨礼的主命拜。
    只见米贵林头戴白色的圆顶回族小帽,身穿烟灰色的长袍站立在绿底黑色几何图案的拜毡上,面向西方克尔白,两手对两耳垂,手指自然分开。老伴头上是回族特有的白色盖头,只露出脸部轮廓,身着黑色的偏襟布纽扣长至膝盖以下小腿处的专做礼拜的衣服,在另一间房子的大炕上,也站立在枣红底黑色几何图案的拜毡上,两手对两肩,上抬手,老夫妻俩在两个房间里虔诚地念道“安拉乎艾克拜勒(大赞词:真主至大。)”。每当这个神圣的时刻,他们都会心无杂念,一心礼拜。
    他们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每天都重复念对真主安拉的赞词,每天坚持五功,从不间断。操手、求护词、台斯米、法梯哈及《古兰经》的部分章节。鞠躬、叩头、末坐、杜阿、出拜。无不表达了心中“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那个坚定的信念。
    “苏卜哈奈坎拉洪麦,卧比罕目迪开,卧台巴来开斯目开,卧台而俩占杜开,卧俩一俩亥艾一鲁开。”(开拜词:真主啊!赞您清净,赞您超绝,您的尊名真吉庆,您的尊严崇高伟大,只有您是应受崇拜的主。)
    “艾欧如宾俩黑米南舍以图啊宁来直米。(求护词:我求真主护佑免遭被逐赶的恶魔的伤害。)”
    比思敏俩黑来哈玛宁来黑米。 (台思米:以普慈特慈的真主的名义。)
    ……
    一句发自内心的呼唤:阿米乃!(真主啊!您接受我们的祈求吧!),更加表达了对真主安拉的敬重和寄一切希望与真主安拉的慈悯。
    老两口礼完晨礼,悄悄走到女儿米兰睡的房间,轻轻掀起门帘,发现女儿还在甜睡中,相视一笑退了出来,老伴到厨房忙活去了,米贵林则手提一个小篮子到小煤房取碳。
    吃过早饭后,米兰默默地站在正房门前。父母家是独门小院,靠北面是一排平房,有四间。这几间平房把偌大的一个院子分成了前后院,院子被勤劳的母亲拾掇得井井有条。
    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安宁。二十几只鸽子低头吃着弟弟撒在地面的玉米粒,对于站在那儿的米兰毫不理会,好像她根本不存在。米兰随手从旁边一个篓筐里抓了把玉米粒,轻轻地撒向离她不远的那二十几只鸽子。
    回族人家视鸽子为和平的象征,有条件的回族家中,几乎都喜欢畜养鸽子。在所有家禽中,回族人最喜爱的也要数鸽子了。
    传说故事,公元六百二十二年九月二十日,即伊斯兰教历元年(希古莱年),穆罕默德(祈主赐福安之)在古莱什部落贵族的迫害下,与其好友艾布?伯克尔逃亡麦地那,半路上遭古莱什贵族的追赶,穆罕默德便与艾布?伯克尔躲进了一个山洞。当追兵赶到时,看到洞口密布着许多的蜘蛛网(原本没有),看起来好像是很久以前就形成的。迹象表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光顾了。而且这时从洞口还飞来几对鸽子,追兵由此认为洞内无人,于是喊叫着离开了。是洞口的鸽子、蜘蛛网使穆罕默德(愿主赐福安之)幸免于难。所以,对于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们来说把鸽子看做是和平、吉祥的动物。回族人认为鸽子救过穆罕默德圣人(愿主赐福安之),因而很忌讳宰鸽子。
     不一会儿,鸽子不知怎么了“扑棱棱”全飞了起来,领头的是个纯白色的鸽子,它的身上戴着哨子,一飞起来,哨子也随着哈尔滨治癫痫好医院它的起飞响了起来。那哨声清脆,悠扬。忽而远去,忽而又觉得在耳边,在天空中久久回荡。
     米兰仰起头,只见那群鸽子自由自在地在蔚蓝的天空中飞翔着。她多想也像天空中的鸽子一样,能随心所欲地驾驭自己的身体。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坚强的,是勇敢的,其实她的内心有时也很脆弱,她需要有个避风的地方,哪怕是很小的地方。望着天空中飞旋的鸽子,她多么渴望鸽子也能保护她。
     突然,一阵风起,风卷起地面上的雪冲向飞着的鸽子,鸽子纷纷飞落下来。米兰惊奇地发现有只黑头、白身子、黑尾巴,身体比其他鸽子都娇小些的鸽子,在空中灵巧地那么一绕飞,巧妙地躲过了阵风的袭击。
     惊险过后,它依然拍动双翅翱翔于天空。你看,它时而翻跟头,时而仰起头直飞,时而旋转;时而煽动双翅,时而展开双翅一动不动,动作是那样的轻盈、灵巧、悠闲、优美。
     米兰看呆了……好羡慕那只勇敢、调皮、自信的鸽子。小小的鸽子能在穆罕默德圣人危难之时从容自如地掩护他与朋友躲避险境,这要多大的勇气啊!
     在这么冷的冬天,小小的鸽子没有萎缩在窝里,不畏风寒,仍然振起双翅,快乐地飞翔于高高的蓝天中。莫不是鸽子再给她勇气?
     米兰,米兰,你连那只小鸽子都不如啊!这真的不像你,原来的你是那么的天不怕,地不怕;那么的有志气,有主意。今儿是怎么了,怎么那么胆小,你怕了吗?不就是自己发了那个誓言吗?不就是告诉父母自己拿了个白皮本吗?
     不,不,米兰不能这样什么都不说,你面对的是亲身父母啊!是最最疼爱你的父母!还是早点对父母说实话吧。
     米兰的思想里像有两个人在打架,一会儿你胜,一会儿他败的。终于,米兰拍拍手,转身进屋去了。
     “阿大,阿妈,你们坐下,我跟你们说件事。”米兰拦住往外出的父母,父母看到米兰很认真的样子,四目相视一对,显出很意外,又同时摊了摊双手,坐在炕沿边,疑问的表情看着米兰。
     米兰搬了个高凳子坐在炕沿下边,父母的对面。
     “阿大,阿妈,听我说,我把结婚证退了。”米兰用很平静的
     语气说道。米兰刚刚最后一个字落地,就看到父母的脸色霎时变了,特别是父亲
     的脸,变成了灰色。
    “什么?再说一遍!”父亲一下站了起来。
     “你们就跟电影里学吧,就学吧!”父亲气得梗着脖子吼道。
     “米兰,你这是干的啥事么?你都决定了,还告诉我们干什么?”母亲已经开始抹眼泪了。
     “阿大,我没跟电影里学。”米兰用右手把凳子向后一推也站了起来,她平静的语气连自己都感到很奇怪,自己怎么没有掉眼泪?一滴都没掉。
     最初,她多想父母此时能把自己搂入怀中,轻拍她的后背,轻轻把她安慰。
     “那你说,这是为什么?婚姻这么大的事,从领结婚证……到……哪件事你是先跟父母商量过?你都是先斩后奏,你从来不把父母放在眼里,你……你把我往死里气……”
&nb小儿癫痫病能治好吗sp;    米贵林虽说很少与女儿说话,从内心深处他是很疼爱女儿的。女儿长这么大,他记得只打过女儿一次,就是在她上小学时,因为跟着男孩子去游泳,被他在后腰上猛猛地踢了一脚。
     那次打女儿,对于他来说是块心病,是个包袱。他觉得踢得太狠了,女儿当时被他踢得趴在了地上,小小的身子趴在那儿,女儿扭过头看他的眼神,他永远忘不了……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斜瞪着他,里面包含了满满的怨恨。他当时看到那眼神心疼极了,也后悔极了。女儿不就跟着男孩子去学游泳了吗?何况她哥哥也在,自己干吗要那么狠的踢她呢?从那以后,女儿再也没有正视过一眼他。他一直想向女儿道歉,但女儿的目光总是躲避着他。
     后来米贵林想:他是父亲,父亲就是父亲。此后,女儿与他的话更少了。
     这会儿看样子他是真气坏了,他想不通的是在他眼里一向很聪明、懂事、倔强、有志气的女儿,怎么会在自己的婚姻问题上这么草率?按照他们回民的风俗习惯,该是先订婚,男方按照女方家的要求,送完聘礼才能决定什么时候领结婚证,通过媒人传达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婚礼要有清真寺的阿訇主持后才被大家公认婚姻的存在。穆斯林的婚姻是双重的要求,即有法律的保护,还要有真主安拉的慈悯、祝福,才能是一个完美的婚姻。
     女儿把这一切都省了,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说什么“一定要给他领个体面的女婿------”。女儿这是怎么了?婚姻不是儿戏啊!而且伊斯兰教视离婚为“安拉允许可行的所有合法事务中最可恶的事情”。
     米贵林高高地扬起了手掌,倔强的米兰站在他面前仰起头,闭上了那双疲倦、忧伤的大眼睛,他扬起的手不动了,很多年前那双趴在地上,转过头斜瞪的怨恨的眼神又在他面前出现……他放下手甩门愤然离去。
    米兰以为父亲的手会落下来,她知道父亲会这样做,她一动不动地闭着双眼等着,她此刻希望父亲的手掌狠狠地落下来,那样她才舒服,但父亲走了,母亲也叹息一声出去了。两行眼泪终于从米兰瘦俏的脸上流下来……
     米贵林好几天都没有与女儿说一句话,吃饭时也不跟女儿坐一张桌子,自己独坐在里屋炕桌边,用家里话说,一直“瓦着”(绷着脸)那张国字脸。饭后爱刮“碗子茶”的他好像也不刮了”。
     米兰觉得家里的气氛太凝重了,像结了厚厚的冰霜,没有一点热气。一周以来,她就是这样除了吃饭大部分都是躲开父母的视线呆在另一间小卧室里练她的书法。她喜欢颜体,练颜体的女性不多,可她喜欢。她虽写得不怎么样,但这是每当她心情浮躁时的一种安定方式,一种转移。
     写了一会儿,她搁下手中的毛笔,面对窗户,若有所思。她决定早点结束假期,提前回单位,本来她是要多住些日子,多陪陪母亲,也使自己散散心。可这两天她心里有一丝新的担忧,那就是她这个月怎么没来月经呢,都超了时间了,别是有什么意外吧?一想到这,她打了个冷战想:不会吧?不会那么巧,她不会那么背吧?命运不会对她这么不公平。但心里还是越来越担忧、害怕……
     米兰慢慢走到院门口,目光看向那条伸向大路的小路,这里原本没有路,是她与哥哥小时候踩出来的。记得这儿原来是一片柳条地,这里的柳条不是戈壁滩的那种红柳。是本地农民人工嫁接种植的,是用来编制柳筐的那种柳条。这片柳条儿种植得很密集,也很高,米兰与哥哥上学总是要绕道。
    得上了癫痫吃药能治好不; 有一天,在哥哥的建议下,带着她,用父亲给他们做的小镰刀“劈荆斩刺”开出了这条小路,米兰背着妈妈做的军绿色的书包在这条小路走了好多年,一直带着那个誓言从这条小路走出去……
     如今,她并没有给父母带个“体面的女婿”,而是带着满身的伤痛从这条小路回来了,她认输了吗?想到父亲那高高举起的手掌,还有母亲的眼泪,米兰在心里说:不,我不能这样回来,我不能认输,这不是我!
     她折转身进了院子,看到母亲正在收拾一只刚刚被父亲宰了的鸡,她也挽起毛衣袖子准备帮母亲,可母亲什么话都没说,摆摆手,意思不让她动手,她只好打消了帮忙的念头。她知道父母是为了她才宰的这只红公鸡。父母知道她在外吃不到这种野外放养的土鸡,每次她探亲回来,父亲都会宰只家里放养的土鸡犒劳她,让她解解馋。
     “阿妈,我明天要走了。”母亲听到米兰的话抬起了头,母亲今天头上包的是个黑底很淡很淡的碎红色花的沙巾,这是生活在新疆的回族妇女的装扮,在我国西北其他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妇女大部分都是戴白帽子或者不同颜色的盖头。
     米兰小时候曾多次问过母亲为什么要戴纱巾。
     “阿妈,你为什么要戴纱巾呢?”不到六岁的米兰看到母亲头上的纱巾仰着小脑袋问道。
     “因为我们是回族,是穆斯林啊。”母亲低下头看着米兰回答着。
     “阿妈,那是不是我长大了也要戴纱巾?”小米兰还是仰着小脑袋,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继续提出问题。
     “是啊,你满九岁就可以戴了。”母亲耐心地解释着。
     “阿妈,那我……可不可以不戴啊?”米兰说完小心地望着母亲。
     “我女子为什么不戴?”母亲还是很有耐心地问。
     “我想梳漂亮的辫子啊,……还有漂亮的发卡啊!戴上纱巾不是就看不到了吗?”米兰一连串的提了几个疑问。
     “米兰,我们是回族,是穆民……你长大了必须戴,我女子长大就知道了。阿妈给你买漂亮的纱巾,我女子戴上也会漂亮啊!你看,阿妈的头巾不好看吗?”母亲弯下身子,轻轻地摸了摸米兰的头,米兰对母亲的解释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仔细地看着母亲头上的纱巾,欣赏了好一会儿。
     穆斯林妇女戴头巾是有说法和原因的,穆斯林妇女所戴的不仅仅是一块儿头巾,真主安拉在古兰中两次强调了这个问题。穆圣(愿主福安之)同样也强调了这点。
     古兰二十四章三十到三十一节就有这方面的要求。
     作为虔诚的穆斯林,米兰的母亲自然也就是这样的装扮,每天都忘不了在头上包着一块素花的纱巾,从不穿露出手臂的短袖衣服,哪怕是到了炎热的夏天也不改变自己的装束。米兰母亲的身着装扮是集新疆少数民族与西北回族为一身的综合穿着。
     猛听到米兰说要回采油厂的话,母亲楞了一下,旋即说了句:
     “不是假期还没到吗?”
      “我想起有点事情没办完,必须回去处理。”米兰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着母亲,母亲再也没有说话,因为母亲知道米兰决定的事毫无回旋的余地。治疗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米兰看到正在不远处劈柴的父亲听到她与母亲的对话停住了动作,而后又毫无表情继续劈他的柴。她也不想对父亲说什么,一扭头回屋收拾衣物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米兰就起来了,她要赶最早一趟到老霍城的班车才能搭上从市里发往火烧山油田的班车。
     今早她不想吃饭了,也没心情吃,米兰仍然穿上她那件玫瑰红的大衣,里面穿了件白色的纯羊毛套头高领毛衣。她来到母亲的房间,母亲不在,听到隔壁厨房有响声,母亲一定在厨房。
     “阿妈,我走了”米兰轻轻推开厨房门,果真母亲在忙活。看到母亲正在往一个蓝花碗里舀着荷包蛋,厨房桌子上一个大盘子里已经摆好了刚刚炸好的油香(油饼),旁边还有一碟凉拌鸡丝肉和一碟肉炒大白菜粉条。不知道母亲是几点起来的,她想肯定很早。
     “吃完再走,时间来得及,这么着急走,还不如不来。”母亲自始都没有怎么说她,米兰希望母亲说点什么,听到母亲这么说,米兰心里稍有些安慰,她坐在桌边,环视了一下厨房,似在寻找什么。
     “你大刚出去了,你先吃,这么早他不会吃的。”母亲看到米兰巡视的眼神解释着。
     米兰是啄着眼泪吃完这顿早饭的,那么香的凉拌鸡肉丝,还有她爱吃的羊肉炒大白菜粉条,在她嘴里不知是怎么咽下去的,她也没品出香来。她一直盼着父亲能陪她吃完这顿饭,但父亲始终没有出现,她知道父亲此刻不会来了。
     天还没有完全亮,但可以看清面前的这条小路向前延伸的方向,小路一直延伸到大路,米兰又站在这条小路口,母亲跟在后面。米兰对着母亲深深的说了“赛俩目”后笑笑说:“阿妈,回去吧,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母亲又开始抹眼泪了。
     米贵林一直没有出现,米兰也没有再渴望父亲来送自己,她此刻不想了,她只想一句话:大,你就看着你女儿吧,你女儿不会就这样的,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米兰大踏步地走了,从这条小路走了,她带着自己没有实现的誓言再次走了,就在她拐弯迈向大路时,忽然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她抬头仰望,雪不是很大,是轻飘飘落下来的。落到了米兰的脸上,脸上有种柔柔的清凉。
     大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冬天,在这个边陲小牧场,这么早,不会有人外出的。再走一公里半米兰就可以坐上车了,那玫瑰红的身影渐渐地远去了……缩小了……成了一朵漂浮的梅花……(待续)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