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签字抒情

时间2020-11-30 来源:空空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签字

陕西省西安市周至县职业教育中心 笔名:纪昀清 原名:纪堪迎

邮编:710403 :15029064091

我爱写作,也一直在坚持业余创作——还为学校特意编写了一本校本教材《心向蓝天》,约莫有13万字,将由学校出资出版。与其说是教材,不如说是平时所写的文章的汇编。除了诗歌、小说、散文等这些而外,更夹杂了一些自己汇编的学校资料。

我将它按照A4纸整理打印并予以装订,虽未出版,但与书无异。岳父将我写书的事告诉给了我从未谋面的赵庆舅。他在西安市委工作,见多识广,就建议我加入西安市作家协会,以便自己成长。我自然求之不得。

只是自己谁都不认识,怎么加入呢?舅说由他来办。

几天后,舅发来短信让我去他单位领一张《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登记表》拿回去填写。岳父陪同我去拜访了他。由于地方不熟,去时,走了不少弯路,仅在西安就花了几十元打的费。而回来时,乘坐无人售票车,刷卡,一人却仅需一块钱。难怪做门卫的岳父当时连连喊贵。

我领了表,舅交代说:文学作品栏简明扼要填一下就行,回去盖上单位公章,然后电话联系奚,就说是市文联的赵建鹏老师推荐你来的,她会交代你怎么做。并一再叮咛交表要抓紧,不久将召开接纳新会员的研讨会。

我急匆匆而来,又急匆匆而回,认认真真打了草稿,然后一字一句照填上去——分条罗列,写的密密麻麻。想盖章,公章却不在学校。

于是就赶紧拨打奚老师的手机号,求她宽限几天。无奈打了好几遍,对方一直说你打错了。我只好向舅打电话说明缘由。他也很吃惊,说是让他再落实一下。不一会,舅将奚敏洁老师办公室的座机号发给了我。我如获至宝,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我按照舅的吩咐,就提了一下赵建鹏。

她反倒开门见山地问我:你就是赵庆的外甥?

我说是。

她又补充说:你舅刚跟我通了电话。长话短说,首先,你必须盖上单位公章;然后,必须找市作协何群仓老师签字。这两步,缺一不可。另外再带上一寸免冠彩色照片两张,要露双耳的那种。并将你作品的报纸带上,让何老师判断一下你的写作能力。最后,再将表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交给我。交表越快越好,马上要开会研究,一旦错过机会,就得等到明年了。

她将何副主席的手机号告诉了我,说双休日不上班,让我下周一去找他。

等到周一,我盖了章,请了假。按何副主席的吩咐,在自强西路东口加油站门口等他。半小时后,我的手机响了,只见一个年过半百的个头不高的老头在向我招手。我原以为他穿着讲究,没想到出现在我面前的颇负名望的市作协副主席竟如此朴素,和常人无异。我倍感惊诧。

我赶紧掏出芙蓉王,他轻轻摆了摆手说不抽烟。随即就将我递给他的会员登记表捧在手里,似乎是远视眼,双臂伸得直直的,捧得高高的,从前到后,每一个表格都不放过。

当看到文学作品一栏,他犹豫了一下说:你知道什么是文学作品吗?

我怕出错,没敢回答。

见我不吭声,就又解释说:比如诗歌、小说、散文、戏剧,这才是文学作品。你表格里填的什么制度汇编之类,那不是文学作品。

经他一提醒,我才知道,自己为了充分展示自己的成绩,就将自己给学校汇编的一些诸如《安全制度汇编》《科学发展观资料汇编》《传染病资料汇编》《快乐德育资料汇编》等资料丛书名称也填了进去。

在他审表的同时,我就将国家级优秀期刊《新疆教育》和《教育学文摘》两部杂志拿了出来,上面有自己发表的论文。我请求他看一下,他简略看了一下内容,就说,教育论文不是文学作品。

接着,我又将自己获得一等奖的论文证书和参加周至县教职工演讲赛获得三等奖及周至县委颁发的2013年优秀共产党员荣誉证书拿给他看。

他没看内容,只瞟了一眼封皮,就果断地说这些没有用。并再三强调,市作协是文学创作单位,这些和文学没有关系。

于是我就将那本德育校本教材《心向蓝天》拿给他看。他仍没有看内容,只是将目录快速浏览了一遍。然后坚定地说:我要的是文学作品,那些“调查纪实”、“专题讲座”、“演讲稿”之类,根本就算不上。

随后,我就指着目录中的诗歌、散文、小说版块说,这些都有。

他忽然直视着我问道:“发表过文学作品没有?”

我说:“发表过,只在周至《青山》报上发表过几篇文章。”

癫娴病是什么症状?

“创办人是刘慧,对不?”他略一思索,斩钉截铁地说,“将你发表的文章的报纸拿给我看。”

这就让我为难了。因为来之前,我就早已找过了那些报纸,可是一张也没找到。心里直哆嗦。

他见我不语,就又提醒说:“要加入市作协,其中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发表作品的字数必须在6万字以上。”

我立即补充说:“我写了一部长篇小说《泪含笑》,现已创作完成7万余字。”

他又说:“没发表的作品不算。”

“学校打算将《心向蓝天》出版,这算不算?”

“不管谁出版,只要是出版社发行刊印的,那肯定都是经过国家出版局审定过的,会被社会认可。没出版的,谁能证明那是你的作品?”

他的话直接而犀利,令我坐立不安。

看完这些,他最后以商量的口吻说:“你看咋办呢?你这张表填的有问题,肯定通不过。看来今天这个字是签不了的了。”

我犹豫了半天就只好说:“要不,我找奚老师重要一张表,重填一下。”

“那也行。”他点了点头,随后又叮咛说,“填好后,盖好章,带上你发表的作品,依然还在这个地方等我。我就住在附近,很方便。”

不久,媳妇打来电话,问我办好了没有?我说求人办事哪有那么容易呢?

一看表快11点了,就赶紧电话通知奚老师,请求她多等会。

由于路线不熟,去奚老师那里,也费了半天劲,才好不容易找到大莲花池街莲花巷文艺者之家。到了那里我说明了情况,奚老师就指着墙上贴的几张要加入市作协的一些条款,叮嘱我要仔细看。

我看完了,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何副主席在有意刁难自己。

随后,她就直言不讳地说:“按你目前的条件,你是不能加入市作协的,但是看在你赵庆舅的面子上,我们准备破格接纳。你和你赵庆舅的关系,我都给何副主席说过了。我相信,如果你再去的话,他会给你签字的。”

听了她的话,我顿感羞愧之极。

她又指着我贴的相片说:“你的一寸相片太小,不合要求,照的像要和这张相片的外边缘一样大才合适。”

我就答应她回去重照。

随后她就指江苏哪里看癫痫好着我的《心向蓝天》的目录说:“你告诉我哪些文学作品都在报纸上发表了,我替你圈起来。”

我就用手指搜寻着诗歌《假入我是一只雄鹰》和散文《一面之缘》《用眼睛去发现,用内心去感受》及《面试》等作品。

她用铅笔小心翼翼地逐一圈划着。然后取出一张新表提醒我说:“把这些作品好好组织一下,填进去,和此无关的不能填。我今天还有事,为了等你来,都没敢出去。如果不方便,就不用盖章了,新旧表装订在一起也行,方便的话,盖上最好!来时先电话联系。”说完,顺手就将新旧两份登记表用订书机定在了一起。

“那我明天上午来行吗?”

“应该可以,我应该在。”

在我整理装在包里的作品和荣誉证书的时候,她突然转身对我说:“本不想让你多跑一趟,但是这张表的确填的有问题。一旦上会,肯定无法通过。因此,为了不让你白来,给你送几本书。”说完,她转身就从书柜里挑出了七本西安签约作家出版的散文集和一本杂志。

此时,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自己加入作协,不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吗?能有机会看看这些签约作家的书,不也是一种提高吗?

第二天,我又请了假。早上六点天不明就乘车奔赴西安。大约九点二十分,我来到了原先的约定地点,就先电话通知何老师。他说家里来了客人,让我得等一个多小时。突然想到自己未曾找到已发表作品的报纸。于是就又电话求助赵庆舅,想麻烦他让奚老师再给何副主席说说情,没想到,舅说他早都打过招呼了,不便于再说。让我自己去找奚老师求情。

于是我就只好电话求助奚老师,她说她无能为力,一切要看自己,不是她为难我,而是按照规定,何副主席不签字,无论如何是办不成的。这一点条款上也写的很清楚。

我随便吃了早餐,就站在加油站门口,寸步不离地站在那儿重新阅读自己的《心向蓝天》,打发时间。

心里其实没有半点把握,一直忐忑不安,但也只能听天由命。

我不断看表,就怕奚老师等不了。不知不觉已过了近乎一个半小时。正当自己给何老师编写手机短信,请求他谅解时,一个亲切而响亮的声音突然叫住了我:“来,让我给你签字!”

我抬头一看,原来正是何老师。我赶紧将签字笔和填好的表格西安治癫痫的医院是哪家交给他,并解释说:为了防止出错,就暂用铅笔填写,等您看过之后,我再用签字笔改过来。

他拿着表,亲切地望着我,用地道的陕西方言说:上次不是不给你签字,而是文学作品栏那一块,填的的确有问题。我给奚老师都交代好了,让她叫你剪一块和文学作品栏一搬大小的白纸片,写好,贴在原来的上面就行。这样你就不必为了盖章再来回跑了......

尽管奚老师没有那样嘱咐过我,但听到何老师的那番肺腑之言,我还是颇为感动。

他仔细看了一眼文学作品栏,没再说什么,就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就让我将装订在一起的新旧表拆开来,并提醒我小心拆以免弄破。我将拆开的新旧表交给他,他用手护着贴在旧表上的相片,边撕边说:既然新表都盖了章,原表就作废了。等一会别忘了取下你的相片。眨眼功夫,旧表就被撕成了好几片。

我拿着签了字的新表,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我口里来来回回就是一句话:谢谢何老师,我一定加紧将自己的长篇小说《泪含笑》写完。

他随口问:什么题材?

我说是农村生活剧。

他似乎来了兴致,又问:写啥内容?

我充满信心地回答说爱情和事业。

他又笑了笑说:你学过小说创作吗?

我说上大学的时候,王学民老师将自己的小说拍成了电视剧,专意给我们开讲过。我受此影响,才爱上写作的。

他点了点头。临走时,鼓励说,好好写吧!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满腔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我赶紧将表交给奚老师。没想到何老师早都到了那里。奚老师看了我用铅笔填的内容,就说不妥。我略作解释,就赶紧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橡皮,轻轻擦掉那些铅笔痕迹,再用签字笔重新填写了一遍。

在我填表的同时,奚老师将我新照的一寸彩色照片,亲自动手贴在了表上。还随和地和我聊起了家常。通过聊天,我才知道,奚老师和自己年龄相仿,目前是市文联办公室主任。我倍感温暖。

临走时,我还向何老师握手告别,一再向他们承诺,定会好好创作,绝不辜负两位老师的殷切希望!

2013年11月22日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