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悟忆〗零点五分_文/栗子

时间2020-10-21 来源:空空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悟忆〗

零点五分

文/栗子

又到了开学季,勤奋而沧茫的思绪,又被拉回到学生时代。

在那一年中,割着羊草,放过猪,紧张的中考,终于也结束了,我考了三百八十一点五分[381.5],而乳山县城重点第一中学的分数线是三百八十二分[382.0]。

只差零点五分,我就能考上县城第一重点中学,很令人惋惜,此零点五分,或许只是一个选择题的错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爸从来不关心学习,这一次,晚饭间,却开口发言了:零点五分,有那么难?再轻轻努力一把,就上去了!

这老师也太那个了,向上入半分,不就成了吗?老妈很天真,托当教师的叔叔,看能否走动一下关系,争取到一中就读。

这分数是全县统一划定的,再硬的关系,或许也无济于事,尤其是农家子弟,关系托关系,便没了关系。

吉林那家治疗癫痫病好line-height: 28px;"> 唉,确实没想到,这小小的零点五分,竟然给辛勤的老爸老妈,增加了无能为力的烦恼。

但是,我那时十七岁的年龄,年少不更事,对学校没有感觉,好与坏,似乎对自己没有关系。

九月一日,开学。

清晨,大姐用自行车驮着我,踏入县城的第十七中的校门。

此时操场上,人来人往,车响人言,似乎有点乱,全年级新生五个班,再加上送学的家长,人数近千。

我与同村一起考上的小伙伴,在围墙边说着闲话,等待召集。记得以前入学开学,都是老师点名排队,进入教室。

等了有一个小时,也没人召集点名排队,却见操场上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我与同伴。

这既没有上课的敲钟声,又没有呼喊点名,这是什么路数?

我与同伴,走过操场,登上缓坡,挨个教室询问。

询知,前排是高年级的教室,后排是新生教室。

来到后排,教室门旁墙上,贴着红纸黑字名单,同伴先找到湖北癫痫病医院哪好他的三班。

我独自一人,向西寻去,刚走到二班教室门口,听到老师喊我的名字,我在教室外答了一声:到。

这个张老师,就是我们的班主任,他戏言:说到曹操,曹操就到。后来,据说这是第三次,点未到者名,我的名字总是第一个读到,或许这零点五分之差,我入学的成绩,没有比我再高的了吧。

教室里同学基本到齐了,满满一教室人,听到老师戏言,全班同学哈哈大笑。

心中忐忑着,走入教室,仰头第一眼,便见中间一列二排,一头发棕黄,扎着单辫的女同学,高挑的个子,大大的眼睛,也在弯腰而笑。

只此一眼,或许是那妩媚的身姿,或许是清纯的眼神,或许是爽朗笑声,或许是辫甩潇洒,……,一时说不清原因,竟令我怦然心动。

本就没见过世面,生性腼腆的我,心想尽快找个位置,正好南面一列二排,有个空位,急忙入位站好,新生还没有领凳子,只能站着。

站着环顾四周,我虽是男生,身高与男生较量,没有可比,与女生对比,也没优势,站在人丛中,真实感觉到缈小。

同是二排,虽不是同桌,却能隔道相见,这头发棕黄的女同学是阿潘,阿潘高挑,却不知为何,却坐在前排,她本来考入南黄五中,因离家远,主动调剂到十七中。

高中三年,与女同学基本绝缘,很少有说话,除非有求问,便才有必答,仅此一点交流。

治疗癫痫哪种方法效果好adding: 0px; text-indent: 2em; font-size: 15px; 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那时的我,虽生得又黑又矮,没人看得上,却也是风华少年,怎奈有自知之明,心有情牵,只能暗恋,还好学业很重,还需聚精会神。

三年的高中生活,很快便结束了,真应了班主任那句戏言,这高中三年,我几乎都是第一名,不仅在我们班,而且在我们全校,都是名符其实的“曹操”。

三年的紧张学习,有老爸的一句话敦促,伴随着暗恋单相思,也不觉得怎么酷燥,也或许是有点智力,三年前的零点五分,全校,那绝对是仅此一例的。

毕业了,同学们,各奔东西,分得匆忙,走得慌张。没留详址,没有电话,那时的分别,或许此生再难相见。

我以全校第一名[540分]的成绩,高出[490分]分数线五十分,考入省城济南就读,我本该能考得学校更好,也是年少无经历,报考志愿父母不能指点,非直亲,又不便指点。

三年前,零点五分的劣势,没怎么有折磨,三年后,五十分的优胜,却着实触动了我的思和想:只有学习勤奋是不够的,还要了解社会。

第二年,又是开学,去烟台的短途汽车上,很巧合,阿潘也乘的这一班车,她去牟平复读。

第三年,寒假返家,在济南火车站广场上,人山人海,又遇到阿潘,她在离济南不远的泰安上学。

这世上真的有缘份,为什么在路上,从来没遇上同学,却两次遇到我暗恋三年的女同学:阿潘?

儿童癫痫病怎样治疗有效 15px; 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还好,经过几年的成长,我的身高终于超过一米七,再也不用仰视阿潘了。

再后来,便有了鸿雁飞信,也练就了不俗的文笔,哈哈,很自以为是哦!

热恋之后,便是成家,真应了那经典名句:百年修得同船度,千年修得共枕眠。

自八二年相遇,漫过三十多年,风霜雪月,相濡以沫,历历在目,我们的宝贝儿子,也大学毕业了,而且工作在首都北京,单位在王府井大街。

我在想,若不是那零点五分之差,我或许不可能在十七中上学,阿潘若不调剂学校,也不能与我相遇。

此零点五分之差,一个选择题的错误,我离名校远了,却离爱人近了。

此五十分之优胜,是否也是提前就位等待呢?至少让我对人生和社会有更深入的思索:这曲折,绝不让后代不再重复。

人生迷茫中,似乎有一只神灵之手,在按排着人生的行程,向左向右,都有提前安排。

此正是:上苍为你关上一扇门,必定为你开启另一扇门,一个美丽的错误,成就一个幸福的姻缘。经此引思:世上那些一时的不如意,是否都有另一个完美在等着你呢?

在这开学之际,跪拜上苍,再次感谢神灵赐予的,那曾令人惋惜的:零点五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